北单比分直播|雪缘园北单比分
English郵件在線
English 書記信箱 校長信箱 學院網站 部門網站 熱門站點 圖書館 | 郵件在線
學術報道

“流動的遺產:南京歷代運河的故事”講座紀要

2019年11月23日下午16:10-18:00,應社發院邀請,南京出版社社長、編審盧海鳴先生在南京師范大學仙林校區敬文圖書館二樓西報告廳,為我校師生帶來了主題為《流動的遺產:南京歷代運河的故事》的講座。此次講座是我校考古學系列講座總第21講(文博大家講壇第六講)。講座由王志高教授主持,社發院本科生、研究生及校內校外其他人員共計一百余人聆聽了本次講座。

盧海鳴先生的講座主要分為八個部分:

一、南京第一運河——胥河

胥河,又名胥溪河、胥溪、五堰河、伍堰河、魯陽五堰、胥溪運河、淳溧運河、中河。地處太湖之西,橫貫高淳區境內,西通固城湖,東連荊溪河,在高淳區固城鎮與定埠鎮之間。全長30.6公里。連通水陽江水系與太湖水系。據史料記載,公元前506年(周敬王十四年)吳王闔閭在江南開鑿胥河,是中國和世界上有史記載的最早的運河之一,也是南京歷史上最早的運河,比南京第一城越城(前472年)還要早34年。

胥河位于固城與定埠之間,其中東壩是關鍵點

盧先生認為:春秋時期,南京地處“吳頭楚尾”之地,吳國的政治中心在蘇州,吳國有兩個特長:一是開鑿運河,如胥河、江南河和邗溝。一是鑄造兵器,如吳王夫差劍、矛的鑄造。關于胥河是人工運河的記載,出自北宋元祐四年(1089年)著名水利專家、宜興人單鍔的《吳中水利書》:“(錢)公輔以為伍堰者,自春秋時,吳王闔閭用伍子胥之謀伐楚,始創此河,以為漕運,春冬載二百石舟而東,則通太湖,西則入長江,自后相傳,未始有廢。”胥河堪稱“戰爭之河”。

二、六朝建康城的生命線——破崗瀆

破崗瀆(破岡瀆),一名破墩瀆,又名柏岡、破嶺,位于南京市江寧區和鎮江市的句容市境內,溝通秦淮河與太湖水系。其開鑿于孫吳時期。

盧先生認為:破崗瀆成就了六朝建康城370年的繁榮,是六朝都城建康(今南京)與三吳地區水上交通的生命線,也是都城建康的政治命脈和經濟動脈。關于破崗瀆,見于《三國志·吳主孫權傳》赤烏八年(245)八月條:“使校尉陳勛將屯田及作士三萬人,鑿句容中道,自小其至云陽西城,通會市,作邸閣。”唐許嵩《建康實錄》記載更為詳細:“(赤烏八年)八月……使校尉陳勛作屯田,發屯兵三萬鑿句容中道,至云陽西城,以通吳、會船艦,號破崗瀆,上下一十四埭,通會市,作邸閣。仍于方山南截淮立埭,號曰方山埭,今在縣東南七十里。案,其瀆在句容東南二十五里,上七埭入延陵界,下七埭入江寧界。”

六朝破崗瀆路線示意圖

南朝梁武帝蕭衍在位期間,為避太子蕭綱名諱,將破崗瀆改名為破墩瀆。同時,為了滿足都城建康對大量物資的需求,開鑿上容瀆取代破崗瀆。

由于破崗瀆穿越“句容中道”的茅山丘陵,中間為高崗地帶,東西兩頭地勢低下,因此,在運河上下修建了十四座埭——即14個攔河水壩,在埭與埭之間的河道儲存足夠的水量確保船只得以順利航行。上七埭在延陵界,下七埭在江寧界,形成梯級航道,以克服不同高低河段和不同季節河流水位帶來的問題。為了船只能順利地過埭,埭的兩側筑成較緩的坡狀,頂部呈圓弧狀,船只過埭時需要人力或畜力牽引,以使船舶能夠翻山越嶺。北宋熙寧年間在中國游歷的日本僧人成尋《參天臺五臺山記》記述的畜力牽引常州奔牛堰和瓜州堰的景象,是破崗瀆船只過埭的一個真實寫照。不難想見,破崗瀆工程之浩大,水利設施之先進,是南京歷史上任何一條運河所無法比擬的。

三、六朝建康城內河道

盧先生指出:六朝建康城內主要有四條河道,分別是運瀆、潮溝、青溪和城北渠。

(一)經濟動脈和政治命脈——運瀆

運瀆,顧名思義,是運輸物資的水上通道。它是吳大帝孫權定都建業(今南京)后,在建業城里開鑿的第一條人工河道。運瀆位于六朝建康宮城的西部,北接潮溝西支,南連秦淮河,是向皇宮中的倉城運輸物資的重要通道。運瀆河道地面上現基本無存,但是河道走向仍有蹤跡可尋。民國朱偰《金陵古跡圖考》根據歷代地方志文獻記載推斷:“吳所鑿運瀆,蓋發源后湖,由北水關入城,循北極閣前水道(今猶有遺跡可尋)繞今中央大學之西,過大石、蓮花等五橋,徑廊后街、相府營、香鋪營、破布營、金鑾巷(今日猶有遺跡)等陂池而至笪橋,西流出城,南流入淮。”

明初,朱元璋為紀念戰死的功臣,敕令于雞籠山建功臣廟,并將歷代帝王、名臣,及都城隍廟等,悉數移建雞籠山南麓。與此同時,開掘加寬運瀆北段河道,使之與楊吳城濠(內秦淮河北段)相通,以利官民乘舟赴雞籠山“十廟”拜謁先賢,進香祭祀。因進香者皆由此河而來,故名進香河,河上有蓮花橋、大石橋等橋梁多座。明朝晚期,進香河一度淤塞,后被重新疏浚。

(二)穿越南京城分水嶺(古稱龍脈)之河——潮溝

又名城北塹、城北溝,它北通玄武湖,將江潮引入南京城,故名潮溝。潮溝西接運瀆,南連珍珠河,東連青溪,將南京城內的兩大水系——秦淮河水系和長江沿江水系的金川河連為一體。

(三)詩歌之河——青溪(清溪)

青溪,又名東渠,俗呼為長河。因其迂回曲折,連綿十余里,故有“九曲青溪”之名。它最初是一條天然河流,孫吳定都建業后,對其進行拓寬、疏浚和改造,使其成為一條人工與自然雙重性質的河流。

青溪發源于鐘山,西接潮溝,在今明故宮和前湖一帶匯集成燕雀湖,然后順著地勢先向西流(南博西邊有清溪路),到竺橋西北的太平橋轉向南流,經五老、壽星、常府諸橋到達內橋之西,經昇平橋轉而向東,又經四象橋、淮清橋注入秦淮河。自楊吳筑城掘濠,青溪南流水道湮塞;明朝時期又填湖建宮城,使青溪源流中斷,今僅剩下昇平橋至淮清橋一段。

(四)娛樂之河——城北渠(珍珠河)

城北渠,因溝通宮城與城北的潮溝,故名。它是吳后主孫皓在位時期開鑿的一條人工河道,直通昭明宮,是一條休閑娛樂之河。相傳陳后主陳叔寶在宮內泛舟遇雨,水生浮漚,宮人指曰:“滿河珍珠也。”因而命名珍珠河。

珍珠橋南珍珠河

四、楊吳南唐護城河——楊吳城濠

五代十國時期,南京(時稱江寧)先后是我國南方的兩個重要地區性政權——楊吳的西都和南唐的國都。楊吳城濠,包括南京城內秦淮河的北支、東支和南京城外通濟門至水西門段的外秦淮河。始鑿于楊吳權臣徐知誥(后來的南唐開國皇帝)任昇州刺史時期,故名。

盧先生認為:楊吳城濠最初的性質為護城河,主要功能是用于軍事防御。隨著時代的發展,其性質由單一的護城河變成融軍事防御、交通運輸、排澇、補水等為一體的重要水道。南唐都城北面的護城河,現稱內秦淮河北段(或北支)。其位置由今天的竺橋,經今天的太平橋(又稱京市橋)、太平北路橋、浮橋、通賢橋、北門橋,向西過中山路涵洞,順干河沿二號橋,沿五臺山北麓,入烏龍潭,西出匯入外秦淮河。東面的護城河,現稱內秦淮河東段。經今天的竺橋、逸仙橋、天津橋、復成橋、大中橋向南,在通濟門東水關附近與內秦淮河匯合,然后,繼續向南過武定門,至南京城東南角止。西面的護城河,自南京城墻西南角北流至三山門(水西門)外覓渡橋。

明代大規模建筑南京城,將楊吳城濠截成兩段:城外段自通濟門外繞城墻向南流,在城墻東南角折而西流,經過聚寶門(中華門)外長干橋,至城墻西南角,再折而北流,至三山門(水西門)外覓渡橋,成為外秦淮河的主要組成部分;城內段南起大中橋,向北經復成橋、玄津橋至竹橋,然后西折,經浮橋、蓮花橋、北門橋,一直向西流入烏龍潭,再與外秦淮河匯合。

南唐都城西面、南面和東面南段的楊吳城濠構成了今天南京的外秦淮河。迄今為止,楊吳城濠除了干河沿至烏龍潭段干涸外,其余各段都較好地保存下來。

五、明朝初年的國家工程——胭脂河

接下來,盧先生向我們介紹了明初開鑿的胭脂河。胭脂河位于南京東南溧水區西部,溝通石臼湖和秦淮河兩個流域,為古代著名的切嶺運河之一。河道北起一干河的沙河口,穿過石臼湖與秦淮河的分水嶺胭脂崗,向南至洪藍埠,由毛家河經倉口鎮流入石臼湖,全長7.5公里。

胭脂河

盧先生指出,明初南京首次成為統一王朝的都城。為滿足都城的物質生活需求和軍事防御需要,開挖胭脂河。胭脂河開鑿于洪武二十六年(1393年),至洪武二十八年完工。胭脂河的開鑿,使得江浙漕糧經太湖—胥河—固城湖—石臼湖—胭脂河—秦淮河至南京的漕運水路全線貫通。胭脂河河道最深處達35米,底寬10余米,上部寬20多米。開鑿這樣一條人工運河,要經過長達4.5公里,高度為20—35米的胭脂崗。胭脂崗地質復雜,由砂巖、礫巖及部分頁巖組成。在不具備爆破技術的施工條件下,要在崗上向下開鑿深30余米、底寬10多米的河床,其工程之巨,耗資之大,在當時水利建設工程上實屬罕見。永樂十九年(1421年),明成祖朱棣將帝都遷往北京,從此江浙漕船不到南京,復由京口渡江運至北京,胭脂河作為國家漕運工程遂失去其重要作用。但胭脂河仍作為區域水利工程仍在發揮作用。此后,由于胭脂河的地位下降,維護管理不善,河道逐漸湮塞。

六、文學之河——上新河

上新河,又名上河、新河,位于江東門外。明初開。跨河有四座橋,即馬頭橋、崇安橋、拖板橋、螺師橋。上新河是明清時期從上江(長江中上游)向南京運輸物質的主要水道。自明代開鑿上新河后,一直到清朝,上新河都是明清運輸木材和竹、木、油、麻等物質的主要水道。

盧先生認為:上新河的開通,帶動了沿江經濟的發展,上新河的木材市場天下聞名,由此形成了一個獨特的商業集市——上新河鎮(大約位于奧體中心一帶)。明代南京是長江下游重要的轉運口岸,設有稅關、鈔關、抽分局,故大批商人要在此地停留,辦理轉運或報稅手續。這帶動了城外上新河、龍江關的發展。清朝末年,隨著南京開埠,以及交通事業的發展,上新河鎮逐漸衰落無聞。上新河的繁華,屢屢被文人墨客寫入文學作品中。如陳鐸寫有《火燒上新河唱店》,說明當時上新河一帶已成為六院官妓覓衣食的好去處。

七、秦淮河

接下來,盧先生談到南京的秦淮河。他指出:秦淮河原名龍藏浦、淮水、小江。秦淮河有兩個源頭——溧水東廬山和句容寶華山。今天的秦淮河,主要分為三個部分:1.外秦淮河——全長110公里(天然+人工);2.內秦淮河——“十里秦淮”(天然);3.秦淮新河——16.88公里(人工)。其中秦淮新河從東山西面的河定橋至大勝關金勝村入江口共長16.88公里,于1975年開工建設,1980年建成通水,是整個秦淮河水系中形成時間最晚的一條下游入江分洪道,它集行洪、灌溉和航運功能于一體,是南京市南部地區的一條重要入江河流。

八、南京與大運河的關系

最后,盧先生以六朝、隋唐宋元、明代、清代四個重要的時間段為主,講述了南京與大運河之間的密切關系。

(一)六朝:南京是大運河的催生地

六朝立都南京,經過300多年的開發,江南的經濟異軍突起,與黃河流域共同成為中國的又一糧倉。江南經濟的開發可以說是隋代大運河開鑿的一個直接誘因。大運河的開鑿反過來又促進江南經濟的發展。

(二)隋唐宋元:南京是大運河的參與地

從隋唐到五代宋元近800年間,中國的政治中心發生了由西向東、由北向南、由南向北的反復擺動。除了五代十國的都城短暫地遍布大江南北之外,主流朝代的都城經歷了隋朝長安(今西安)和洛陽、北宋汴京(今開封)、南宋臨安(今杭州)、元代大都(今北京)的變化過程,因此,歷代漕運中心也隨之變化。但是,江南地區作為中國的糧倉這一地位得到了鞏固和加強。這一時期,伴隨著政治中心的頻繁變遷,南京的政治地位也不斷變化,與大運河的關系也時疏時密,但自始至終是大運河經濟活動的參與地。

(三)明代:南京是大運河的復興地

明初,朱元璋定都南京,我國的政治中心與經濟中心合而為一。漕運的中心也隨之發生重大改變,由元朝的大都轉變為南京。朱元璋下令疏浚、拓寬和開鑿胥河、胭脂河以及南河、上新河等,溝通了太湖流域、浙東地區和長江中上游地區,成為我國漕運的主要航線。大運河由往日中央政府漕運的主角之一,變成了配角。

永樂元年(1403),明成祖朱棣在南京登極,就大運河的疏浚啟用作出了一系列重要的決策。首先,他任命平江伯陳瑄負責漕運,沿襲元朝的海運路線和河運陸運并用路線。接著,命令尚書宋禮等有關官員對京杭大運河中的淤塞河段會通河等進行疏浚。永樂十三年(1415),大運河全線暢通,明成祖罷海運為河運。從此,長達1794公里、溝通五大水系、跨越十個維度的大運河迎來了歷史上的輝煌期,成為明代都城北京賴以生存的生命線。

(四)清代:南京是大運河的患難與共地

一方面,南京通過大運河與北京緊密相連。清朝初期吳中孚《商賈便覽》卷八《天下水陸路程》記載的第一條交通線就是“江南省城由漕河進京水路程”。這條水路,從“江寧府龍江關”(今南京下關)出發,沿著大運河,直達“京城崇文門”。另一方面,南京的得失直接關系到大運河的安危,并影響到清王朝的生死存亡。

講座最后,盧先生指出:“南京雖然不是大運河沿線城市,但是,從歷史發展的進程來看,南京與大運河既共生共榮,又患難與共;既若即若離,又水乳交融。南京的繁榮興盛離不開大運河的長年滋養,大運河的輝煌榮光更有南京的無私奉獻。”

演講結束后,現場幾名同學就講座涉及的相關問題與盧先生展開了熱烈的討論,盧先生一一予以解答。

最后,王志高教授進行了總結發言。他首先感謝盧先生為我們帶來了一場有關南京歷代運河的精彩講座。王老師說:今日之同學們對古代運河的認識可能并不是很深。事實上,運河是傳統社會運行的大命脈,其重要性相當于現代國家的高速公路、高鐵。作為四大古都之一的南京地下保存有大量與運河相關的水文化遺產,包括河道本身及相關橋梁、碼頭、驛站、埭(堰)等,許多問題還都是未解之謎。王老師鼓勵在座的同學,在今后的學習過程中,可以對與南京歷代運河相關的問題進行更為全面的深入挖掘和研究。

講座在熱烈的掌聲中落下帷幕。

文:徐良

圖:倪雨詩、田恬

審核:王志高

  • 更新時間

    2019年11月28日

  • 閱讀量

  • 供稿

    社發院

南京市仙林大學城文苑路1號,
郵編 210023
[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南京師范大學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蘇ICP備05007121號
蘇公網安備 32011302320321號

分享到

北单比分直播 90比分网 山东11选5开奖时 山东20选5开奖查询 河南2选5走势图 cba即时比分球探比分即时足球比分 期货配资公司哪家好 辽宁35选7走势图500期 A片成人快播电影 姬野爱有一部是警察 棒球比分怎么看 黑龙江22选5玩法 快播日本av女优片 安徽安徽十一选五走 做爱黄色片下载 石家庄一条龙体验报表 11选5开奖结果浙